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澶书院——河南省濮阳县中小学教研室

研究、指导、服务

 
 
 

日志

 
 

李宏勋老师作品:《咏李白》等  

2012-05-16 18:39:14|  分类: 名师名校名校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咏李白
李宏勋
天生太白谪仙人,才情气度俱绝伦。
胸中虽有经邦策,君王已无求贤心。
志如峨眉山月高,愁似桃花潭水深。
慧眼识才拔子仪,再造唐室有殊勋。
汾阳功高封王爵,青莲运蹙止翰林。
尘世难酬沧海愿,仙境常寄飘渺魂。
后人目为狂狷客,谁知青莲性情真?
钟鼓馔玉不足贵,山媪一饭重千金。
几番梦里佩印归,堪怜终是愧苏秦。
腰间长剑空陆离,奈何无缘斩楼兰。
赋得诗成泣鬼神,赢取虚名抵酒钱。
名动天下人艳羡,岂知内心似油煎?
镜中白发三千丈,夜闻子规凋朱颜。
希望绝望如两岸,两岸之间久盘桓。
仰天大笑出门去,归来浩叹行路难。
也拟散发弄扁舟,忽复乘舟梦日边。
时而激昂时颓废,一篇之中数变换。
壮心犹自不肯弃,年过半百尚平叛。
奈何兄弟不相容,永王诛死君南窜。
宏图至死成幻梦,惜被后世当诗仙。
 
咏南京莫愁湖海棠
(一)
春来临水绽芳蕊,纤柔清丽仪态殊。
众卉谁堪比颜色,牡丹肥秾桃李俗。
娇姿看取微雨后,清芬最是半放初。
游人至暮不忍归,秉烛夜赏犹未足。
(二)
金陵湖山蕴王气,天遣奇花伴名湖。
美人心魂含雅韵,枭雄襟怀孕霸图。
幽雅雄强偏相得,剑胆琴心融一炉。
实为造物得意作,谁人到此不驻足?
 
咏杜工部
欲凌绝顶意非俗,惜乎云路无坦途。
比肩青莲诗有成,盘桓朱门志难舒。
每饭何曾忘君国,提笔多是悯黎庶。
图南尚思鲲鹏变,矢志不渝真丈夫。
 
 
 
登黄鹤楼
一楼耸峙大江滨,阅尽沧桑历千春。
黄鹤振翅仙踪杳,青莲搁笔月影沉。
登楼望尽三楚景,推窗引来半天云。
如今寰宇如村落,烟波未许黯旅魂。
 
 
怀白居易
香山诗名传中外,李杜以还第一人。
伤己一篇琵琶语,感事十首秦中吟。
悲愤皆因忧民切,旷达只为悟禅深。
老来唯喜杯中物,年过古稀尚天真。
 
荷  花  
                  李宏勋
假如我有一个小院儿,或者我的门前有一个小池塘,我一定要想办法种一些荷花。我最喜欢荷花,不是因为周敦颐,也不是因为李笠翁。我是由衷的出于自己的理解喜欢它。它是我所知的花卉中,唯一一种在生命的每一个阶段都美得摄人心魂的花。
荷叶刚出水时,在一茎稚嫩柔弱得惹人怜惜的细梗上,斜斜地挑着一个两头尖尖的小圆筒儿,上面有着更为稚嫩柔弱的脉络,嫩绿中混着鹅黄,像刚刚用美玉雕出来的一样,清新的纤尘不染,雅致的不带一丝人间烟火气。让人更愿意相信它是从天而降的,而不是从污泥浊水中钻出。即使无风的时候,它也微微颤动着,像是刚出生的婴儿,即使甜甜地酣睡时也不时无声的翘一下小嘴角儿。它以一种最单纯的姿态来面对这个纷繁复杂的世界,来面对每一个俯身观赏它的人。所有的机心在它的单纯面前都黯然失色,你心灵深处最干净最柔软的那个部位,会随着娇弱的它一起颤动。
这个小圆筒儿会慢慢展开,变成一个带缺口儿的小圆盘儿,它的茎杆儿会努力的把它举得更高。嬉戏的鱼儿会把水珠溅到它的中心微凹的小盘子里,水珠会像一个更加调皮的孩子一样,在上面翻跟头打滚儿,并在一个合适的时候重新跳回池塘里,然后等着小鱼再一次把它溅上去。一阵风贴着水面吹过来,它们摆动着、躲闪着,像是一大群练习凌波微步的儿童,如果风力更大些,它们就挤在一起共同抵御,等风一过去,它们就又一个个站的笔直笔直的,“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脸上还带着胜利之后的自豪。他们稚嫩的的茎杆儿,会在这种反复演练中变得日益强韧,直到逆狂风而不折,迎骄阳而不惧。
叶子会越来越大,大到可以做牧童的斗笠,鱼儿的阳伞,和水禽的凉亭;大到可以做渔人带食物的包裹,亭亭的舞女的裙,和青蛙们举办赛歌会的舞台。在这个时候,花苞会陆续钻出水面,并慢慢的超出叶子的高度,浅色的花苞撒在深绿色的荷叶之间,真的很像夜空里闪烁的繁星。晴日里,偶尔会有一只蜻蜓,把尖尖的花苞儿当做练习降落技巧的场地。
花苞中包着的是一小团浓浓的馨香,这团馨香是荷花的精魂。只要花苞的顶端稍稍绽出一条细缝,香气就迫不及待地拱出来,只要能跑出来一点点儿,就能把微风染香,香气浓郁而不甜腻,还夹杂着一点儿清清的苦涩,这香气弥散开去,引来了少年的李清照,她和女伴们在溪亭里嬉笑畅饮,至日暮方才离去,又“误入藕花深处”;这香气引来了大词人柳永,他挥笔写下了“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的名句;这香气引来了采莲的少女,她们穿着与荷叶同色的罗裙,有着和荷花一样娇艳的容颜,她们散入池中与荷叶荷花融为一体,只有悠扬婉转的歌声和银铃般的笑声,让我们知道她们的存在和愉悦。
杨万里无疑是喜欢红莲的,要不然也不会强调“映日荷花别样红”, 李绅喜欢之外还多了一层担心,担心他喜爱的荷花会突然从尘世间消失。他的《重台莲》可以为证:“ 绿荷舒卷凉风晓,红萼开萦紫莳重。双女汉皋争笑脸,二妃湘浦并愁容。自含秋露贞姿洁,不晓春妖冶态秾。终恐玉京仙子识,却持归种碧池中。”白居易则喜欢白莲,他在《东林寺白莲》中写道:“东林北塘水,湛湛见底清。 中生白芙蓉,菡萏三百茎.。白日发光彩,清飚散芳馨.。泄香银囊破,泻露玉盘倾.。我惭尘垢眼,风此琼瑶英.。乃知红莲花,虚得清净名.。夏萼敷未歇,秋房结才成.。夜深众僧寝,独起绕池行。欲收一颗子,寄回长安城。 但恐出山去,人间种不生。”在他眼里,这白莲美得这么脱俗,这么纯粹,好像本就不是人间之物。
人们对荷花的喜爱是超越时空和阶层的。所以印度教的造物神从荷花中诞生,西方极乐世界的诸佛菩萨也选择它作为宝座,所以西王母选择它来装点自己的瑶池,太乙真人选择了它为哪吒再造躯体,所以济宁市选择荷花作为市花,澳门人民选择了荷花作为区花,埃及则选择它做了国花……

最让人震撼的是即使荷花谢了,荷叶枯了,莲蓬瘪了,茎杆儿折了,它也能定格成一幅画,一副境界高古、萧散、苍凉、悲壮的画。洗尽铅华呈素姿,零落寒塘仍从容,其姿其神,像沉沦下僚而风骨不减的古典文士,像阅尽沧桑而淡定悠然的睿智老人,清癯干瘦的几截断茎,凋残的只剩下叶脉的几张枯叶,也能继续散发无尽的魅力。也能让李义山“留得残荷听雨声”,也能让齐白石这样的大家,一而再、再而三的为它展纸挥毫、心追手摹。
泰戈尔有言:“生如春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这种人生境界不可谓不高,但我仍认为这还是比不上荷花的境界。荷花的一生,可以说每一步都精彩,每一刻都动人,简直接近完美。
  评论这张
 
阅读(44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