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澶书院——河南省濮阳县中小学教研室

研究、指导、服务

 
 
 

日志

 
 

【推荐阅读】朱永新:阅读,让孩子成为天使  

2013-02-20 17:03:40|  分类: 教育阅读工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阅读,让孩子成为天使
——《中国幼儿基础阅读书目导赏手册》代序
朱永新
 
和孩子们一起读这些书吧,在共同的阅读讨论中,家庭也会发生奇迹,变得更和谐更温暖。在现代社会,其实更需要夜晚灯下亲子共读的时光,需要通过童书沟通亲子之爱。有了无数个共读的夜晚,拥有幸福的将不仅仅是孩子。童书曾经改变过许多错过了阅读关键期的成年人,借助童书,我们的童年被唤醒,并与孩子的童年发生共鸣。
 
在孩子从出生开始最初的几年,除了乳汁、玩具之外,我们还要给他们什么?
犹太人的做法是,滴一点蜂蜜在书上面,让婴儿爬过去舔,以此告诉孩子:书本是甜的。英国人的“起跑线”计划是,给刚出生的婴儿送一个“阅读包”,包括几本儿童图书和阅读证。新加坡人的做法是,医院护士必须告诉产妇一个重要事项:“读书给婴儿听”。
是的,幼儿的成长,除了必要的物质营养之外,还要有精神食粮——书籍。
美国心理学家威廉·詹姆斯说,幼儿时期是一个“繁花似锦、匆忙而迷乱的时期”。在这个时期,我们不仅仅要关注孩子的衣食冷暖,更要关注孩子的精神成长,让他们认识周围世界的好奇心得到满足。什么是满足孩子好奇心的东西呢?无疑就是大自然和图书,它们能够把孩子带入最美丽的世界和最美丽的心灵。
我曾经说过,童年的秘密远远没有被发现,童书的价值远远没有被认识。对于幼儿阶段的孩子来说,这两句话不仅同样适合,也许更为迫切。当我们习惯将幼儿园的教育称之为学前教育时,惯性思维让我们往往忽视了其实从出生开始,儿童就已经在学习,而且一定意义上,小学以前的学习更加重要。
2011年,我们推出了分成不同学段、不同类别的“中国小学生基础阅读书目”,受到广泛的肯定和认同,很多小学生、老师和父母按图索骥找到那些经典童书,让童年洋溢着阅读的快乐!北京大学的曹文轩教授认为,这是目前中国最好的儿童书目!其实,我知道,这是对我们的褒奖,书目远远没有我们理想中的好。但是,他的话让我们多少增添了一些自信,更增添了几分责任。与此同时,我们也欣喜地发现,很多父母和幼儿园老师,对不同年龄段的幼儿该读什么书也越来越关心。
其实,2011年4月在研制完成并发布“中国小学生基础阅读书目”后不久,新阅读研究所已开始组织专家团队,着手进行“中国幼儿基础阅读书目”的研制。经过一年的努力,项目组终于拿出了这份苦心研制修改无数的书目,希望它能够为孩子们的心灵成长提供一张基础的阅读地图!
 
一、幼儿阅读的现状与问题
   
——父母对幼儿阅读的忽视和无所适从
 
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教师,推动世界的手是摇摇篮的手。我不止一次说过,现在的父母大部分是“无照上岗”,这与没有经过驾驶训练就匆匆上路的司机没有多大区别,而且危险性更大——因为儿童的早期教育,是决定人的一生发展的关键。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苏霍姆林斯基在《家长教育学》中提出,所有的人在拿结婚证前必须学习家长教育学,否则不能够发结婚证。
我们知道,中国的全民阅读还处于较低的水平,很多人缺少阅读,缺乏阅读意识、阅读兴趣、阅读能力和阅读体验。很多父母本身就不热爱阅读,也不懂得阅读对一个人的重要价值。甚至有些父母认为,只要能够让幼儿吃饱穿暖、身体健康,就算完成了养育责任。在这种家庭环境下,特别是在一些学前教育不发达的农村地区,很多父母对图书的认识都很模糊,许多孩子的童年从未有过阅读的经验。
当然,更多的父母是知道孩子阅读的重要性,但不知道该给孩子读什么和怎么去读。
让父母重视幼儿的精神成长,让父母意识到给幼儿读书的重要性,从而让父母卷入到阅读中来,逐渐学会怎样给孩子读书,这是目前阅读推广的一个重要方面,也是我们新阅读研究所积极开展“新教育萤火虫”亲子阅读项目的原因所在。
 
——幼儿园小学化的功利阅读
 
在城市里,很多父母对幼儿早期教育充满功利性的期望,让孩子认字识数以及各种所谓智力开发,都是以能够进入一所好小学为目的的教育,这使得幼儿的阅读内容枯燥乏味。在教育竞争背景下,孩子们只能机械而被动地提前接受不适合其心智发展的内容,这严重违背儿童的心理发展规律,将使孩子的心灵受到压抑和伤害,过早地失去了快乐的童年。
幼儿园单纯地成了小学的预备班,成了语文数学、英语等科目的提前演练场。我们认为,幼儿早期教育的核心是游戏和阅读,科学的早期阅读,对幼儿的成长起着关键的作用。然而,在很多幼儿园里,真正符合不同年龄段幼儿的童书往往很单一,很多幼儿教师的阅读素养也有待加强,很多最美好的图画书、最美好的故事,未能通过幼儿教师这个阅读关键人的手传递给孩子。
许多幼儿园迎合或不能抵制家长的不正确教育观念,结果是未能引导父母顺应孩子的心理发展,给他们应有的阅读指导,承担起保护童年的责任,让最美丽的童书伴着最美丽的童年,伴着孩子们健康快乐成长。
 
——幼儿图书的选择困难
 
近些年,童书出版和童书阅读推广越来越受到出版界和有识之士的重视,市场上的各种内容和形式的童书琳琅满目,让人目不暇接。一些出版机构在童书引进及原创童书推出方面,作出了巨大努力并产生一定的影响。很多作者、专家、老师和家长纷纷成为儿童阅读研究和推广的主力军,使从前往往被忽视或重视不够的幼儿阅读,有了些许新的气象。
但是,大家也发现给不同年龄段的幼儿推荐适合的图书,推荐最好的图书,仍是一个很不容易做好的工作。这既要综合考虑到幼儿不同阶段的心理和思维的特点,又要考虑到对故事书、图画书的理解和接受程度,还要考虑到图书品质的水准和阅读结构的合理性,更要考虑到对孩子生活习惯、想象力、好奇心和兴趣的培养和引导,等等。
而很多父母和幼儿教师非常希望在童书选择和推荐方面,能够得到必要的帮助。从这个意义上看,幼儿阅读书目的研制既有其难度,又有其必要性。
好的幼儿阅读书目,对孩子们阅读兴趣的培养,以及全面而合理的阅读结构形成,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儿童只有在早期接触到那些最美好的童书,才能够真正热爱阅读。对那些不发达地区的幼儿来说,给他们一套数量有限但营养结构全面的图书,也是保障阅读基本公平与进行教育公益救助的需要。
 
二、我们的幼儿阅读基本主张
 
如何在数十万本儿童图书中大海捞针选出100种基础阅读图书?我们选择的标准和原则是什么?研制组专家的共识是:
 
——真善美中心
 
这是基于阅读价值观和阅读理念上的考虑。
“真”“善”“美”是人们普遍认同的最简练、最基本的价值。对“真”“善” “美”的认知和追求,是具有普遍性的人类基本价值。我们的阅读研究和推广,也要基于这一核心价值,通过最具“真”“善”“美”的文本,给孩子们以求“真”的启蒙、向“善”的熏陶、审“美”的眼睛。
对于幼儿来说,我们利用那些人类创造的文本,通过那些活泼的科普内容传达“真”的知识,通过那些美好的故事抚育“善”的心灵,通过那些美丽的绘本培养“美”的情操,这是幼儿阅读的最佳境界。
在此基础上,我们重视八个价值领域(分别为人与自我、人与家庭、人与社会、人与国家、人与自然、人与世界、人与历史、人与未来);重视阅读的三大文本类型(文学、科学、人文);重视应培养人的四个方面(应该追求的品质与美德,应该具有的态度与作风,应该遵循的准则与秩序,应该了解的科学知识及应具备的科学精神)。
对于幼儿来说,有其身体发育和心理发展的特殊性,他们的阅读更重视人与自我、人与家庭、人与自然的关系,更重视阅读文本的故事趣味性和视觉色彩性,更需要在认识事物、习惯养成、秩序养成和美德养成等方面加以关注和培养。在阅读选择上,注重选择经典的同时,也要关注幼儿阅读结构的丰富性和均衡性。
惠特曼曾说,一个孩子向前走去,他看见最初的东西,他就变成了那个东西,那个东西就变成了他的一部分。所以,在幼儿时期,我们要选择最有价值、最具真善美的童书给他们,在他们幼小的身体和幼小的心灵中,种下最美好的种子。
 
——儿童中心
 
这是基于阅读本体和阅读对象上的考虑。
美国教育家杜威提出了“儿童中心”(或“儿童本位”),他说:“儿童是起点,是中心,而且是目的。儿童的发展、儿童的生长,就是理想所在。” 就是说要考虑儿童的个性特征,尊重儿童在教育活动中的主体地位。他还提出,游戏是“儿童幼年期主要的、几乎是唯一的教育方式”。
瑞士认知心理学家皮亚杰认为,幼儿在0~2岁时主要靠动作和感知觉来思维,在2~7岁主要靠表象来进行思维;儿童的认知只有到了七八岁才能够具有初步的逻辑推理能力,而此前儿童则处于自我中心和即将解除自我中心的阶段。也就是说,幼儿阶段的阅读应该是以图画、儿歌、童谣等具象性材料为主题的。
前苏联的教育家维果茨基也指出,在童年早期,儿童是按照自己的大纲学习的,他们在学习过程中能做的只是与他的兴趣相符合的事情,并认为这是“棘手的难题”。这就要求我们的家庭教育和学前教育,要适应幼儿的身心特点,而不是让孩子适应我们为其安排的貌似科学的教育体系。
这也意味着,幼儿的早期阅读,要适应幼儿的心理特点,要顺应幼儿的思维发展, 要将围绕幼儿兴趣、幼儿对周围事物和环境的认知作为他们阅读的重要切入点。幼儿的阅读活动,不能够像小学生的课堂教学那样去开展,而应该注重其阅读的游戏性,在阅读基础上衍生出的无论是绘画还是童话剧等,都带有教育的游戏色彩。
所以,在幼儿图书的选择时,要从儿童的立场出发,充分考虑幼儿是否能够理解,是否能够喜欢。在幼儿阅读上既要注重儿童兴趣为主,也要关注幼儿图书内容的健康和多样性的引导。在阅读的方法上,要注意与游戏结合起来,与幼儿的活动结合起来。
 
——故事中心
 
这是基于阅读内容和文本类型上的考虑。
对孩子来说,最吸引人的、最能打动他们的,无疑就是故事。儿童对于故事的兴趣,有时甚至超过游戏乃至电视动画节目。好的故事,儿童会不厌其烦地反复聆听。
故事所具有的想象空间和迷人的内容,对孩子理解世界和社会、培养好奇心、训练语言能力以及促进亲子感情等方面,都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幼儿阅读的书目,在内容上应该主要以讲故事为主。那些充满趣味、智慧、情感和价值观的故事,几乎能够将阅读的所有重要意义和目的充分实现。我们希望,孩子能够在那些蕴藏着爱、责任、友情、自我等人类文化的伟大母题的图书中,在这些精神母乳的抚育下,渐渐长大。
无论是在家庭还是在幼儿园,无论是在白天还是在睡前,父母、教师都可以给孩子讲童书上那些美妙的故事,让孩子和大人一起得到成长。故事的各种巧妙结构,会增进人的心智成长。而杜威也认为,人的心智生活的轮廓形式,在人生最初的四五年中就已经形成了。因此,我们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人的心理成长就是浸染在故事中开始的。
故事能够产生和保持幼儿对阅读的好奇心,所以,选择怎样的故事就显得非常重要。而在幼儿阅读的故事选择上,既要注重故事趣味性,也要注意在童书类型与阅读主题上的引导。我们也要记住杜威的提醒:“如果不引导好奇心进入理智的水平,那么好奇心便会退化或消散。”
 
——绘本中心
 
这是基于阅读载体和阅读形式上的考虑。
苏霍姆林斯基认为,图画是发展创造力和想象力的手段之一,并且坚信儿童的图画是通往逻辑认识的道路上必不可少的阶梯,同时有助于发展儿童对世界的审美观点。近些年来,“绘本”(我们传统上称为图画书)这个概念越来越被广泛认同和关注。作为专门为儿童创造的图书,绘本也被世界上公认为是最适合儿童阅读的图书。绘本几乎是幼儿阶段最主要的图书形式。当然,有些绘本也适合小学低段的学生阅读,甚至有的绘本成人也可以阅读。
对于幼儿来说,绘本为什么很重要?因为在儿童的眼里,图画是种语言,而世界就是一幅图画。所有的一切皆入画中,爸爸的脸、妈妈的脸,爷爷的脸、奶奶的脸,所有人的脸,都是形状不同的画。中文的汉字、英文的字母,美丽的洋娃娃、可爱的玩具,所有的符号,也都是丰富多彩的画。
儿童是通过这一张张图画慢慢认识这个色彩斑斓的世界的,换言之,儿童是把世界作为图画来认知的。所以,儿童是天生的色彩大师,拿起蜡笔,无须指点,他就可以绘出我们成人难以临摹想象的美丽图景。儿童是天然的画家,随意涂鸦,他就可以创造出一个神奇的世界。
儿童也是通过绘本进入图书的世界的。绘本不仅帮助儿童建立了自己的图画世界与绘本的图画世界的联系,也帮助他们建立了与文字的联系,建立了与另外一个浩瀚的知识海洋的联系。儿童由读图进而读书,由绘画进而写作,一切是如此自然天成。
儿童还是通过图画、绘本建立起自己与外部世界的联系的。绘本给儿童一个他无法直接触摸、感知的世界,一个充满神奇的人物、动物的世界,一个真善美战胜假丑恶的世界,在幼小的心灵中播下了一颗颗善良的种子。这些种子,日后只要有阳光雨露,迟早会发芽、生根、开花、结果。
与成年人的图画世界不同,儿童的图画世界一开始就是有声音的。不同的声音,都是儿童图画的同期声,声音与画面的联系,帮助儿童建立了最初的独特认识世界的方式。所以,儿童可以借助声音,把文字作为图画来认知,来感受,可以在不认识文字的时候滔滔不绝甚至一字不差地传达图画书的内涵。
儿童的耳朵是世界上最敏感的耳朵。儿童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两个耳朵和两只眼睛是相辅相成的,耳朵帮助眼睛,眼睛帮助耳朵。后来,加上两只手,一双脚,儿童可以更加细致入微地感受和理解这个世界。儿童能够用两只手自己翻开书页的时候,就是他成为一个独立的阅读者的时候。充分发展和鼓励儿童使用自己的感官,是教育的重要使命。阅读,是能够完成这个使命的。
儿童同时通过图画、绘本建立起自己与父母的亲密关系。因为绘本是需要父母讲述的,讲述的过程,就是建立关系的过程,孩子依偎在父母的怀里,静静地聆听那些美丽的故事,是儿童一生最美丽的时刻。记得松居直讲过,儿童为什么不喜欢听电视里的人讲故事?因为电视里的人不会像妈妈一样把孩子搂在怀里。所以,好父母一定是懂得与孩子在一起的父母,一定是善于与孩子一起成长的父母。
在国际上,绘本创作和推广愈来愈引人关注。诸如美国凯迪克大奖、国际安徒生大奖等一些鼓励绘本创作的大奖,让更多优秀绘本得以传播开来。
我们的“新教育实验”团队早在六七年前,就开始进行了儿童阶梯阅读的读写绘一体项目的研究和实践,有一大批小学低段学生通过读写绘获得了非常好的发展。
总之,绘本无疑是幼儿阅读最主要的有效文本载体形式,进行幼儿阅读实践的人,首先要懂得绘本,才能够逐渐去接近孩子们。
 
——共读中心
 
这是基于阅读方式和阅读手段上的考虑。
“共读共写共同生活”,是新教育实验的重要理念,我们认为,共读是一个班级、一个家庭、一所学校、一个社区、一个国家乃至于整个人类通过阅读继承共同的文化遗产,拥有共同的语言和密码,从而能够共同生活的最重要的途径之一。
我们认为,通过亲子共读,通过幼儿教师和幼儿之间的共读,父母和幼儿教师才能够与孩子一起感受和体验那些最重要的语言和密码,才能和孩子们心灵相通。父母与孩子也才能够真正成为一家人,而不是生活在同一个房间里的陌生人。教师和幼儿之间,也才能够产生亲切的精神依赖关系。
有些父母和幼儿教师会这样认为:让孩子先学会识字,等他们识了一定量的文字后,就可以放手让孩子自己去进行自主阅读,这样大人就可以节省大量的教育时间和精力。事实上,了解识字规律的人都知道,靠机械记忆识字本身是很枯燥而低效的,只有将单个文字放到有意义的文本中,孩子的理解才会更有效。如杜威所说,“如果试图仅以文字来给出意义,而没有与事物发生交往,就会使文字失去可以理解的含义。”
事实上,根据我们的教育经验看,孩子通过与父母共读,在充满兴趣和意义的阅读中,识字是自然而然就能够习得的本领。在幼儿阶段,儿童是把文字作为图画整体性认识,自然而然地认识和记住的。
其实,一个家庭,一个幼儿园,如果能够让孩子生活在有丰富图书的环境中,生活在与大人一起共读的氛围中,孩子几乎所有的教育问题都可以得到最好的解决,岂止识字一个较小的方面?在这一点上,维果茨基就说过,“家庭教育的经验告诉我们,置身于书本包围中的儿童不加任何训练常常便能掌握阅读。幼儿园试验也表明学前机关是教读书识字的对方。”当然,父母、教师与幼儿阅读通过共读方式,还 能让我们找到家庭教育的密码,找到学前教育的密码,从而实现孩子的精神和心灵的真正成长。
所以,我们要真诚地建议父母们——和孩子们一起读这些书吧,在共同的阅读讨论中,家庭也会发生奇迹,变得更和谐更温暖。在现代社会,其实更需要夜晚灯下亲子共读的时光,需要通过童书沟通亲子之爱。有了无数个共读的夜晚,拥有幸福的将不仅仅是孩子。童书曾经改变过许多错过了阅读关键期的成年人,借助童书,我们的童年被唤醒,并与孩子的童年发生共鸣。
 
三、幼儿基础阅读书目的研制
 
——新阅读研究所的书目研制
 
阅读本身作为一件很私人化的事情,充满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不确定性。因此,书目研制往往是一项吃力不讨好、很难不被批评的工作。所以,直到今天,仍然有许多好心的朋友和专家劝我们不要做这件难度大、见效慢、讨人骂的“傻事”。
我们认为,任何努力都有可能被质疑,特别是任何草创性的工作,都更容易被找到一些问题而被质疑。但是,只要孩子们需要,父母们需要,只要教育需要,未来需要,就值得我们去努力。有些事情,总是需要有人去做,去探索,甚至去挨骂的。
多年前,美国人出版了一本《文化素养——美国人必须知道的知识》。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是需要自己的共同价值、共同愿景、共同语言和共同密码的,因此,就需要有共同阅读共同生活,书目也就有存在的必要,特别是对于社会上大部分的人来说,阅读书目就像地图对于旅行者一样重要。为此,新阅读研究所作为公益性的阅读研究机构,组织专家和各界人士开展书目研制工作,不但得到了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的支持,更得到了各领域的专家、教师、学生、阅读推广人以及出版机构、学校、企业和基金会的广泛支持。于2011年4月正式发布的“中国小学生基础阅读书目”,罕见地受到社会各界的普遍肯定。2012年1月,新阅读研究所在2011年中国书业年度评选上获得年度阅读推广机构大奖。这些成绩的取得,与各界朋友的支持和帮助是分不开的。
当然,因为毕竟是给中国人、中国孩子的书目,所以我们非常重视书目的中国元素和中国传统价值,因此,在中外图书比例上虽不刻意进行平衡,但会考虑中国原创作品的合适比例。譬如,小学生书目中中国原创作品的比例高达50%,而幼儿书目中的比例也超过30%。当然,中国原创童书特别是幼儿绘本,在质量上还有待加强。
自小学生书目后,幼儿书目、中学生书目、大学生书目、企业家书目、公务员书目也纷纷启动,即将还有教师书目、父母书目等陆续启动。我们希望在这些书目陆续研制成功后,最终再完成“中国人基础阅读书目”。书目研制完成后,还将积极进行推广和持续不断的修订,使之成为全民阅读的有效切入点和重要载体之一。
目前,与大家见面的这份“中国幼儿基础阅读书目”,就是我们的项目组在继“中国小学生基础阅读书目”之后,经过长达一年的努力推出的第二个书目。
 
——幼儿基础阅读书目的研制原则
 
幼儿书目研制组在研制幼儿书目的时候,确定了如下基本原则:
第一,凡由国家批准的出版机构出版的中文简体儿童文学作品均可进入推荐范围。
第二,推荐的年龄段为0-7岁的幼儿,为了让推荐更有针对性,可细分为0-3岁、3-4岁、4-5岁、5-7岁四个年龄段进行推荐。基础阅读书目为40本,推荐书目为60本。
第三,推荐的图书不分类别,但应该关注到幼儿的阅读兴趣和阅读种类的全面。
第四,基础阅读书目应有一定的经典性,一般需要时间和市场的双重检验。但是对于学界公认的新书,也充分给予关注。
第五,同一作家原则上只选择一本代表作品。
第六,套书或丛书只选一本列入基础书目中,但可以系列列入推荐书目中。
第七,考虑译文质量。有多个译本的经典作品,选择译文质量较高的译本。
第八,关注本土原创作品,但仍以作品质量为衡量标准,不刻意平衡中外比例。
 
——幼儿基础阅读书目的研制过程
 
2011年7月,新阅读研究所正式启动“中国幼儿基础阅读书目”项目,项目主持人为新阅读研究所 所长、著名儿童阅读研究专家、阅读推广人王林博士。项目总主持人为朱永新教授。项目邀请了幼儿阅读专家、幼儿园园长和一线幼儿老师,以及对亲子阅读非常有研究的家长等,组成了书目研制组。并形成了0-3岁、3-4岁、4-5岁、5-7岁四个年龄段的研制小组。不定期召开研制工作会议,每次会议都在大批优秀童书的会场氛围中,针对每一稿的书目进行细致讨论。而日常则经常性地通过电子信箱不断进行交流与沟通。
2012年3月底,经过十九稿的讨论和修改,我们终于拿出征求意见稿,一方面征求各地幼儿阅读方面的专家的意见,另一方面,通过腾讯网进行网络海选调查投票,获得了近2万个有效的调查数据,对书目研制起到了重要参考作用。
2012年4月23日,在中央电视台“书香中国”全民阅读晚会上,项目的总主持人朱永新教授被国家新闻出版总署聘为全民阅读形象代言人,并被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先生誉为“最合格的全民阅读代言人”。
2012年4月23日,《中国教育报》读书周刊头版对新阅读研究所的书目研制、萤火虫亲子阅读项目等进行了报道。
2012年4月底,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的“书香中国”读书栏目,与新阅读研究所合作,并邀请朱永新教授与嘉宾和主持人就《童书之美》的主题进行了5期节目录制,节目将于今年六一儿童节期间播出。
2012年5月5日,项目研制组邀请项目顾问专家召开书目论证会,请知名专家对书目进行重要的把关。
2012年5月27日,项目研制组在国家图书馆召开幼儿书目新闻发布会,正式将书目向新闻媒体和社会公布。
我们希望这个书目所选择的书籍,能够让中国幼儿在快乐而营养全面的精选的图书阅读中,心智得到全面发展,并享受到快乐的阅读生活。而这个书目也是一个最基本的阅读基础、一个小小的阶梯,希望在这个基础上,孩子们能够喜欢阅读更多的图书,看到更广阔的星空。
我们深信,一张张书页就是一双双翅膀,通过阅读,每个孩子都能成为飞翔的小天使!
 
(作者为全国人大常委、民进中央副主席、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新教育实验发起人,中国人基础书目总主持人,新阅读研究所名誉所长)

【转引自“新阅读研究所网站”】

  评论这张
 
阅读(2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