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澶书院——河南省濮阳县中小学教研室

研究、指导、服务

 
 
 

日志

 
 

城关镇育栋小学 张学选: 怀念父亲  

2015-04-20 20:28: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怀念父亲

                        濮阳县城关镇育栋小学:张学选

 

     我的父亲是个普普通通的农民,他很勤劳,也很节俭。

 

    我很小的时候,村里兴生产队,每天队长召集社员下地干活,计工分儿,麦收和秋收后按工分儿的多少给每家分粮食。十字街的大槐树下挂着一个大钟,每天早饭、午饭后,队长敲钟,社员听到钟声后,到大槐树下集合,集齐后队长带着到地里干活儿。父亲很积极,每天饭碗一推,就坐在那里等着,生怕落在别人后面。在地里干活,有的人趁队长不注意,找个角落歇一歇,抽袋旱烟,聊会儿天,父亲从不这样,一会儿干这,一会儿干那,一刻也不闲着。队长看他有把子力气,总是把最重的活儿让他干,可他从不抱怨。回到家,母亲总是说他傻,“挣一样的工分儿,为啥总让你干重活儿,再说了,人家都知道歇歇,就你一个人傻干......”父亲不反驳,也不吭声,次数多了,父亲狠狠地把母亲训了一顿,我只记得他们吵得很厉害,母亲哭了好几天,说父亲不知好歹,但拿父亲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后来,生产队解散了,分了责任田,父亲更勤劳了,每天天不亮就下地,天黑才回来。农忙时,学校放假,父亲就拉上我一起下地。有一天,我正睡得香甜,一阵“沙...沙...”的声音把我吵醒了,我知道,父亲正磨镰准备下地割麦呢,看看窗外,黑乎乎的,一点儿亮光也没有,我困得实在睁不开眼睛,迷迷糊糊又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小子,起来吧,中下地了。”是父亲趴在窗口叫我。我有一百个不情愿,但不敢反抗,因为我知道,父亲是个急脾气,把他惹急了,没我的好果子吃。“起着呢。”我一边回答,一边用脚跺几下床,让父亲听到我起床的动静,我趁机再迷瞪一会儿。等到父亲喊第二遍的时候,我不敢再耽误,飞快地穿衣起床,揉着眼,揣上个馒头,坐在父亲赶的毛驴车上,晃晃悠悠地下地了。

 

    农闲时,父亲就赶着他的毛驴车拉脚儿(到烧砖的窑厂拉一车砖卖给附近村子盖房子的人),每天能挣三五元,可千万别小看这三五元,一家人的吃喝开销,包括我和姐姐的学费,都出自这里面。这个活儿很辛苦,装砖,卸砖,手都磨破了,父亲也不舍得买双手套儿,有时转悠一天还卖不出去,只好拉回家,第二天再去卖。我只记得每天父亲草草地吃几口早饭,带上几个干裂的馒头(午饭)便出去了,天黑才回来,每次回来,他都让我牵着毛驴打滚儿。说实话,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让干了一天活儿的毛驴转圈打滚儿,可能是帮助它消除疲劳吧。先找一个土质松软的地方,最好地面上有一些浮土,我牵着缰绳,毛驴随着我转圈,那畜生很挑剔,一边转圈,还一边用它的长嘴贴着地面不停地嗅,碰到一个新鲜的树叶,还会马上吞到嘴里当食物,好容易躺下了,左一个,右一个,翻个不停,终于站起来了,身上沾满了泥土,俨然一个“泥驴子”,趁你不注意,抖一抖身子,泥土渣子会溅你一身。每次我帮父亲干完这个活儿,父亲总会给我一些奖励,有时是用草纸裹得严严实实的一个烧饼,有时是埋在毛驴草料里的一个甜瓜,有时是藏在贴衣口袋里还带着父亲体温的几个红杏儿,当我问是不是把这些好东西分一些给姐姐时,父亲总是用他那粗糙的手摸摸我的头,微笑着点点头。

 

    再后来,我参加了工作,结了婚,有了孩子,在城里安了家,回老家的次数也越来越少,父亲也越来越老了,走路也喘得厉害,母亲说,父亲是出力太大落下的毛病。每次回到家,父亲总是说,“我和你妈都挺好的,没事儿就不要回来,还得花车钱......”其实我知道,他是盼着我回去的,母亲告诉我,“你每次回来,你爹都要不停地往外跑,一会儿也不呆在家里。”我知道父亲是去村头接我去了,只不过他不肯承认罢了。母亲到城里为我们看孩子,我劝父亲一起去,他死活不肯,每天下地干活儿,从不离开家,不离开他的地。

 

    几年后,父亲病倒了,我把他送进了医院,一检查,“肺心病,晚期”我们都傻了,父亲却不以为然,他对生死看得很开,不输液的时候,安排我怎样料理他的后事,原则就是不要浪费,能省就省,直到我和姐姐泪流满面,哭着不让他再说的时候,他才勉强闭上嘴。

 

    肺功能的衰竭,使他正常的呼吸都很困难,为了减轻他的痛苦,输上了氧气,可他总是趁我们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地把氧气管儿拔掉,我们埋怨他的时候,他总是笑笑,“这玩意儿又不治病,咕嘟咕嘟的,听着难受。”其实我知道,他是心疼钱,因为他一直想让我在城里买套房子,他也为自己没有这个能力而内疚。住了一个星期,病情没有好转,父亲闹着出院,我们拗不过他,只好同意了。几天后,父亲去世了,享年68岁。我和姐姐哭成了泪人儿,我知道,从此以后,我和父亲阴阳相隔,永世不能再见,我再也不能坐着他赶的毛驴车下地割麦了,再也吃不到带着他体温的红杏了,再也不用埋怨他偷偷把氧气管儿拔掉了......永远永远!

 

    又到了父亲的祭日,我来到父亲的坟头,我轻声地告诉他,儿子在城里买房子了,母亲跟我住在了一起,孙子要参加高考了,家里的老房子我会定时打扫的......

 

    父亲,请安息!如果有来世,我愿意,我愿意您还做我的父亲!

 

  评论这张
 
阅读(2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